中国为人类健康服务做出了突出贡献

发布日期:2019-08-20 12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病毒性肝炎造成的疾病负担已成为全球性公共卫生问题,世界卫生组织此前发布公报称,全球范围内中国慢性肝炎感染疾病负担最重,慢性乙肝感染者中超过三分之一生活在中国。日前,新华访谈邀请到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研究员崔富强,对我国肝炎防控现状、形势、特点以及公众预防等话题展开访谈。崔富强表示,中国病毒性肝炎防控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绩,乙肝疫苗的接种率在全球都是属于高水平的,对全球的贡献很大。

  甲型肝炎是肠道传播的疾病,很少慢性化。随着现在甲肝疫苗的普及,这种疾病大幅度下降,每年报告病例数只有16000例左右。· 穿建德城区而过的新安江江水从105米高的新安江大坝底丙型肝炎,在前几年能治但是不能治愈,导致很多人感染丙肝以后出现“三部曲”,即发展为慢性肝炎、肝硬化、肝癌。但现在的好消息是,因为丙肝抗病毒药物的上市,94%以上的丙肝是可以治愈的,丙肝未来不是一个大的问题。戊型肝炎,相对来说发病率比较低,每年有几万个病例,它只是在成人中的高危人群中发生。丁型肝炎,每年只有几百个病例,因为它只有在感染乙肝的基础上才能感染,所以它造成的影响也不是很大。

  现在最难啃的骨头是乙型肝炎,乙肝造成慢性化主要是与它感染的年龄有关,年龄越小,它越容易转成慢性,所以5岁以下儿童感染90%会慢性,而成人感染95%都会是急性,只有一小部分成为慢性。那么患慢性肝炎以后又会产生什么影响?目前,乙肝是难以治愈的,也就是说这些人可能是终生携带病毒,其中就会有一部分人逐渐从携带者发展到慢性肝炎患者,慢性肝炎患者中的一部分又会发展到肝硬化,肝硬化患者的一部分有可能发展到肝癌,甚至有的人一直是默默携带病毒,但发现的时候已经是肝硬化或者肝癌患者。

  我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感染过乙肝,他们是病毒携带者,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感染状态,由此,这些人一旦出现肝硬化或者肝癌的状况,就没有挽救的机会了。

  可防、可控、可治是有一定条件要求的。可防指的是什么?可以预防,比如疫苗可以特异性预防的有甲肝、乙肝、戊肝。而其他几种类型的预防是让大众知道传播途径,远离被感染的机会,从这个角度来说,所有的病毒性肝炎都是可防的。

  可治指的是什么?丙肝是可以治愈的,甲肝只要没有并发症,大部分可以自然痊愈,戊肝大部分也可以自然痊愈,所以说这是可治。

  可控指的是什么?我们有很多的控制方法,传播途径也很明确。所以我们把传染源管理起来,让病毒不轻易传播给另外一个人;我们也可以切断传播途径,不要让患者与别人共用一些东西,比如牙刷、剃须刀等等,在医院看病的时候,远离消毒不好的拔牙、有创治疗、介入性治疗等。最重要的防控措施是接种疫苗。所以说,传染病防控三个因素缺一不可,即管理传染源、切断传播途径、保护易感人群,这三个环节只要做好一个环节,传染病就不能发生。

  关于治愈的问题,可以肯定地说,在治疗丙肝方面是可以实现,在治疗乙肝方面还有挑战。

  我的建议是,长春295路公交车路线。国家在治疗乙肝方面应该有一些标准、政策和措施的出台。首先,要做好早期筛查,做到早发现、早治疗。如果疾病筛查出来了,后续的一些措施要跟上,这样筛查的意义才能体现出来。海于格松vs格风暴前瞻 攻击火力强海于格松力!比如,筛查出需要治疗的人群,后续的医保体系、新农合体系或者社保体系,要能够满足大家的一些治疗以及药费报销需求。

  第二,公共卫生的理念是提倡疾病的三级预防。一级预防,即病因预防,主要目的是预防各种感染因素,比如疫苗接种;二级预防,即早期发现、早期诊断、早期治疗;三级预防,主要是防止致残,就是一些人已经得了很重的病,我们怎么样让他康复得好一些,不要致残。从成本和效益来说,一级预防比二级预防更有效,三级预防则注重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。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医疗资源投向一级预防,我们要有更好、更多的措施来针对病因预防,让大众的知识水平提高,知道怎么保护自己。同时,我们可以出台一些更好的政策,让预防手段能够落实到基层社区,使每个人能够获得预防接种、健康体检服务。

  第三,国家需要在研发方面加大投入,给予一些政策支持。我们应该有更多自己研发的药物,有自己的知识产权,有自己的核心技术。

  病毒性肝炎是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。我国既有每年新增的病毒性肝炎,也有许多既往感染的存量,所以决策者、卫生工作者要高度重视,共同采取行动。